扑克之星亚洲版

只有肥沃的土地,才是人類永久的財富!

 2020-04-30    東方早報

手術臺一塵不染,而一把泥土中的微生物,比地球上的人口數量還要多,說醫生有土壤情結,初聽起來,你肯定以為我在天方夜譚。

1.jpg

的確,現代醫學發達,醫生都是利用最現代的儀器來看病,X光、B超、核磁共振、生物標記物……醫學的發達無疑是人類的健康和長壽的福音。


時至今日,醫學已經進入了測序時代,人類似乎可以“精準”地掌握健康和壽命的主動權。

但反過來想想,人類的生活靠什么呢?在醫學還沒有很發達的上個世紀上半葉,很多醫生將健康連接到了土壤上。讓我們看看上個世紀醫生如何將人體健康歸根到土壤上。


醫生如何將健康連接到土壤上 

19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Alexis Carrel(亞歷克西·卡雷爾)博士在《Man the Unknown》(神秘人類)一書中說,由于土壤是所有的人類生活的基礎,我們對一個健康的世界的唯一希望寄托在現代農學手法破壞了的土壤的和諧重建之上。

卡雷爾說,所有的生命都將因土壤肥力變得健康或不健康。直接或間接地,所有食物來自土壤。

Weston A. Price是20世紀20年代美國中西部一個成功的開業牙醫。Price博士帶著“為什么我們的孩子的牙齒,如此扭曲、彎曲和凹洞?以往的人們沒有牙醫又如何生存?”等疑問,歷時9年,從蘇格蘭鮮為人知的孤島社區到美國北部的愛斯基摩人,從非洲到新西蘭等地的原始部落,旅行10萬英里,專門考察這些未進入文明的人群的牙齒和食物的關系


在其著作《Nutrition and Physical Degeneration ——A Comparison of Primitive and Modern Diets and Their Effects》(營養與物理性退化——原始和現代飲食的比較及其效應)一書中,Price博士發現,雖然他參觀的社區的現代化程度差異極大,但那些吃傳統的、自然的、高營養的飲食的人,有很好的牙齒和骨骼結構,很多人從未使用過牙刷,但他們的牙齒是白色的、堅硬的,且牙弓高。

Price博士發現,這些當地人蛀牙率不到1%Price博士評論認為原始部落出于需要和傳統,成功地使耕作數百年的土地保持了土壤的肥力和完整性,他們的農業實踐是可持續的。

2.jpg

而在現代社會,農業逐步工業化,一方面,當前的耕作方式對作為重要遺產留給后代土壤所造成的深刻影響被忽視;


另一方面,在單一作物種植和偏施磷肥的現代農業操作下,在短短的幾代人的時間中,“死土地”在一些地方大量出現。

1939年3月22日,由英國31位醫生簽名、600多位醫生聯合發表的《Medical Testament》(醫療約書)中強調,現代疾病起源于飲食與生活的不正常,健康的土壤生長健康的作物,生產健康的牲畜,最終的產品是健康的人群。

而該約書的起草人Lionel Jas. Picton醫生本人著有《Nutrition and the Soil: Thoughts on Feeding》(土壤與營養)一書。在書中,他深信人類的代謝性疾病,如癌癥、心臟疾病和糖尿病是在肥沃的土壤上投放/傾倒化學毒物的結果。

美國醫生Joe Nichols之所以關注土壤,是在他行醫多年之后,忽然患了心臟病,走過一些彎曲之路后,最后才走上改變飲食之路,也才恢復了健康。

而后他以自己的經驗著書立說,寫成了《整體性概念》一書,他的結論也是:只有肥沃的土地,才是人類永久的財富

在他的《整體性概念》一書中,他認為“疾病六個主要的原因”是:(1)情緒;(2)營養不良;(3)毒藥;(4)感染;(5)事故;(6)遺傳。

他認為最大的殺手是情感,第二大殺手是營養不良。

他認為“化學農業的最終結果總是帶來疾病,首先是土地本身,然后是植物,再后是動物,最終是我們。使用合成的化學品不會使土地富饒,反而使得比施用前更加貧瘠”。Nichols醫生創立了天然食品協會并出版《天然食品和農業》刊物。

醫生Jonathan Forman是20世紀40年代環境醫學的先鋒。1946年他著述的《Current Thinking on Nutrition》(營養的當前思考)中綜述了對營養缺乏和退行性疾病的研究,并追蹤這些問題的源頭在于貫穿整個食品鏈的不良的耕作方法。

“貧瘠的土地讓人變窮,窮人讓土地變得貧瘠,人越來越窮,土壤越來越貧瘠。”

而著述頗豐的紐約醫生N. Philip Norman在1947年寫的《Fundamentals of Nutrition for Physicians and Dentists》質疑:“為什么醫生長時間忽視了營養和身體健康間的基本關系”,并討論了從土壤和農場到雜貨店和廚房生產營養豐富的食物的基本要求等等。

Herbert M. Shelton醫生在其著作《Natural Hygiene:Man's Pristine Way Of Life》(天然衛生:人類的質樸生活方式)中說:我們要改善食物的營養,一定要包括改良土壤在內。

3.jpg

W.W.Yellowlees醫生在其關于《Food & Health in the Scottish Highlands》(蘇格蘭高地的食物與健康)的系列報告中最后認為解決現代疾病的答案在于生態學。


雷通明教授在其《從土壤學觀點談現代農業》一文還提及,到上個世紀80年代,Barbara Griggs寫的《The Food Factor》一書,最后一段引用瑞士醫生Bircher-Benner著作中的一句話:“營養并非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土壤才是最重要的,它可使人類死滅或興旺”;

而被本世紀最偉大人物之一——史懷哲(Schweitzer)醫生——稱贊為醫學史上杰出奇才的Gerson醫生,在多年從事以食物營養治療許多疾病之后(包括癌癥在內),發覺食物的營養價值,取決于土壤以及其運輸、貯存與加工等因素。

其實,到21世紀,還有一些醫生關注著土壤與人體健康的關系。如一位叫Daphne Miller的醫生在2013年的文章中寫道:我是一個每天待在8×10平方米的無菌室的家庭醫生,但我的心思在土壤上,這是因為我想發現這富含黑色(腐殖質)的土壤影響我的病人每天的健康有多大。我甚至懷疑希波克拉底說錯了,至少是有點誤導。

希波克拉底說:“讓食物成為你的藥。”不要誤會我的意思,食物對我們的健康非常重要。但也可能不是食品本身,而是為植物生長提供食物的土壤給我們提供真正的藥。

在交通還不發達的上個世紀上半葉,在抗生素時代還沒有到來的年代,人類對疾病的免疫力和抗病力,很大程度上依賴于食物及其中的營養,而最后發現土壤是各種食物的營養之源,我想這是以上這些各有著述的名醫對人類健康之源苦苦追尋的真義。


從這個意義上說,人類健康和壽命的鑰匙在土壤中。

4.jpg

TmallGo Top